1. <tr id="qxlog"></tr>
      <ins id="qxlog"><acronym id="qxlog"></acronym></ins>
      <sup id="qxlog"></sup>
    1. <tr id="qxlog"><small id="qxlog"></small></tr>

         
        社區團購驚現“破產第一案”,這門生意還有的做嗎?
        來源: | 作者:TECHS-TIME | 發布時間: 2021-07-09 | 583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          2020年以來,第一家申請破產的社區團購企業出現了。


          7月7日晚間,社區團購巨頭同程生活母公司蘇州鮮橙科技有限公司宣布,因經營不善,公司決定申請破產,現擬提出破產申請,將依法推進債務處置工作。


          而就在一天前,創始人&CEO何鵬宇發表內部信,表示同程生活正面臨最艱難時刻,將做出戰略調整從C端業務轉型小B端,并啟動新品牌名“蜜橙生活”,放棄原有的社區團購業務。


          前腳轉型話音剛落,后腳聲明破產,這未免顯得有些諷刺,不過,背靠同程集團,同程生活如今卻落得這步田地,不免讓人有些唏噓。


        曾是行業老二


          公開信息顯示,同程生活由同程集團在2018年1月開始孵化,當年8月正式啟動上線。用時4個月,同程生活覆蓋了華東及華南地區1000多個社區和幾十萬家庭。


          在美團、拼多多等巨頭進入社區團購賽道之前,同程生活是僅次于興盛優選的行業老二,與興盛優選、十薈團被業內稱為“老三團”。


          成立至今,同程生活共獲得8輪融資,最近一輪發生在去年7月,由襄禾資本領投,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(BAI)、元禾資本等跟投,投后估值10億美金。


          在運營過程中,同程生活也展開了對中小社區團購平臺的并購。2018年12月,通過并購廣州千鮮匯,同程生活進軍華南市場。2019年9月,通過并購考拉精選,同程生活在湖南及周邊市場布局加速,考拉精選隨后更名為同程生活精選。2020年8月,蘇州本地社區團購平臺鄰鄰壹并入同程生活。而廣東、湖南和江蘇市場也是同程生活的主要優勢市場。


          據何鵬宇介紹,截至2020年,同程生活在江蘇,廣東,浙江等地布局的70多個核心城市中,過半城市已經做到盈利平衡。


          然而,市場是殘酷的。


          何鵬宇在內部信中提到,在2020年年中,同程生活已經開始進入一個良性發展階段,前端履約盈虧打平,但從2020年9月份開始,社區團購行業風云突變,行業從“拼創新”“拼執行”變成“拼資本”“拼補貼”,美團優選、多多買菜和橙心優選的涌入,打亂了創業公司的步伐,依靠巨額補貼,巨頭們搶走了大部分用戶和訂單量。


          實際上,在低入局門檻背后,社區團購的競爭遠比想象中更激烈。尤其是頭部互聯網巨頭攜重金入局,也導致社區團購內卷化嚴重。


          隨著巨頭們在各鏈條上的完善,再加上巨額補貼的支持,同程生活依靠前期積累的用戶口碑和先發優勢已經慢慢被抹平,傳統創業公司的優勢不復存在,當然,面對這樣的困難局面,同程生活也曾試過調整和轉型。


          據悉,同程生活曾與京東、阿里,甚至是字節跳動探討過“收購意向”,但最終因各種原因未能成行。此外,也嘗試過與抖音合作,還計劃在家居日化、百貨電器、美妝個護,食品飲料等品類發力。


          目前,同程生活部分城市的自提點已經陸續關掉,開始快遞到家。顯然,同程生活已經撐不下去了。


          有媒體報道稱,過去一個季度,同程生活單量已大幅下滑,相比高峰期跌去60%以上。


        欠款超過2億元


          眼下,最讓同程生活頭疼的可能是供應商欠款。


          有知情人士透露,過去一個月,赴同程生活蘇州總部討要欠款的供應商愈發增多,“原本(供應商)結款周期是T+3或者T+7,但現在已經拖延了長達一個月甚至更長時間”。


          7月5日,有網友爆料稱,同程生活蘇州總部樓下聚集著來自全國各地的供應商,拉橫幅討要貨款。據悉,現場維權供應商有100多家。據疑似供應商的網友直播曝光,在7月7日舉行的貨款拖欠問題的溝通會上,何鵬宇與供應商們始終無法達成共識。


          據自媒體伯虎財經報道,面對供應商討債,同程生活7月5日晚給出了二選一的解決方案:一是賠償20%的貨款,剩下的以資抵債,未還欠款轉換為新平臺股權;二是等到新業務賺錢,再做賠償。無奈之下,供應商只能選擇簽訂賠償20%貨款的協議。


          不過,協議簽訂第二天,同程生活就宣布協議作廢。為了躲避前來討債的供應商們,同程生活更在內部下了指令,所有員工在家辦公,同程大廈除了物業、特警、武警空無一人。


          有供應商指出,目前登記的100多家供應商被欠款金額超過了5000萬元,同程生活總共有1000多個供應商,“也就是說同程生活總欠款超過2個億”。


          據悉,在申請破產后,至今仍未有新的償還方案給出。


        社區團購路在何方?


          事實上,社區團購的發展一路伴隨著質疑聲無數。尤其是,國家市場監管局對社區團購重拳出擊,陸續有平臺受到了處罰。我們可以看到,一方面,市場監管在持續收緊,另一方面,涌向社區團購的熱錢似乎也在“降溫”。


          企查查數據顯示,社區團購賽道最近一次融資發生在4月29日,此后便悄無聲息。今年1-5月,僅有8起融資,其中1-3月有7起,4月僅有1起。


          而從目前市場玩家來看,有數據顯示,美團、拼多多日單量超2500萬單,處在第一梯隊;橙心優選、興盛優選、十薈團均在1000萬單左右;阿里的盒馬集市日單量在300萬單左右,京喜拼拼在200萬單左右。阿里、京東仍在積極布局探索,不過,新黑馬基本很難誕生。


          可以預見的是,資本退潮、巨頭內卷、監管趨嚴這三大趨勢將在未來一段時間內長期存在。


          如果低價補貼不能持續,監管進一步加劇,融資又不到位,在這樣的情形下,如何留住用戶和團長(平臺傭金降低,導致團長不穩定)是今后擺在社區團購平臺面前的難題。


          實際上,無論是運營模式還是營收方式,社區團購目前仍處于探索階段,我們應該理性地看待它有積極的一面,也更希望這個行業能向更規范健康的方向發展。


          羅森中國區副總裁張晟認為,互聯網贏者通吃的思維已經不能適應今天的時代,反壟斷反低價傾銷將是長期的過程,如果還在談打死競爭對手,妄想贏者通吃的往往會死的很快。質(提升自身運營質量)*量(保持合理的規模增長)*對潮流變化的理解(國家政策方向)是關鍵,社區團購如果這些沒做好自然就沒有前途。


          有業內人士指出,這個行業最后可能就只剩2-3個大玩家,而且頭部玩家開始關注毛利,最激烈的燒錢競爭可能慢慢就結束了。未來,社區團購不會是零售的全部,應該是零售的一部分,它在商品品類上會更傾向于標品,包裝品質也會提升。


          不管怎么樣,社區團購的洗牌已經開始,誰都不想被踢出牌桌,只是有時候,僅僅靠錢并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,零售還是要精耕細作。




        免费观看女人高潮视频